葛冠中重彩艺术-北京海达伟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 网站建设|北京网站建设|网站制作|网站设计--全面空间网络服务:::: 虚拟主机 | 域名注册 | 企业邮局 \
海达伟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海达伟业科技有限公司
  • 移动电话:15300033698
  • 办公电话:010-52383985
  • 联系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源路利通富
              成写字楼B座218室
  • 邮政编号:100076
  • E-Mail:luck12658@126.com

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案例欣赏 >> 葛冠中重彩艺术

葛冠中重彩艺术

葛冠中个人简历

2008年至今 工作与生活于北京
200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师从与许俊先生)
2000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并留校任教 讲师

越界.对话——葛冠中当代重彩中国画

    中国的传统重彩绘画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画种之一,早在两千余年前便已取得极高的成就。它的题材广泛,分布地域辽阔,材料介质更是不拘一格。从马王堆汉墓到敦煌莫高窟,从山水花鸟到经变壁画几乎无所不包,这种以色彩为主要表现手法的画种从某种角度上可以和油画互相参照,从中窥见东西方绘画艺术对于色彩的不同理解和驾驭。

    由于大学时代学习了数年油画,得以使我能在不同层面上同时对东西方艺术进行涉猎,并决然地选择重彩中国画这一在当代艺术领域很少有人涉足的门类作为切入点,参以某些油画技法从而形成自己的风格和技巧。中国传统重彩绘画的用色和造型仍然秉承意象造型的原则,在色彩运用上,象征性和夸张性是通行数千年的法则,古代艺术家们并不在肖似物象上做过多追求,相反,同古埃及艺术相似,中国重彩绘画的色彩更多是一种对人们印象中的某种事物特点的概括,这与文艺复兴后传统西方油画对色彩真实精微变化的追求表现大相径庭,而与中世纪哥特艺术与拜占庭艺术的那种色彩纯化性有异曲同工之妙。中国古代的重彩绘画取得过极高的成就,无论是宫廷画家华美富丽的山水花鸟人物画,还是民间无名大师集体创作的宏大辉煌的寺观壁画,都成为今天人们吸收养分的宝库和足以自傲的资本。

    因为家学的缘故,从儿时起我便对工笔重彩山水和楼阁界画充满兴趣并接受过这方面的严格训练,并在日后与油画技巧产生碰撞,从而形成一种追求中国古代宗教壁画的厚重斑斓的理念。对于纸上作品而言,想要用水溶性材料在纤薄的宣纸上做到类似于油画的厚重质感而又不破坏中国画的某些传统审美标准,就必须借助古代艺术家们智慧的结晶。所以我在作品的制作过程中,会大量运用传统技巧。而在技法上尽量使用传统方法之外,题材构图方面我则会尽量力求当代性。

    我认为,作为一个一生身处都市喧嚣钢铁丛林中的人,我无法在心境与外化等做到各方面与古人心意相通,自然而然的也无法再画出寄托个人真情实感的山水作品。我们不曾经历古人的生存环境,自然心境与感受就大不一样。在物欲横流、森林法则盛行的当代,作为一个艺术家对此视而不见,只知弹剑作歌、曲水流觞、吟风颂月,这是我不能接受的艺术生活方式,我毫不犹豫的选择当代性和先锋性作为自己的标签。另外,艺术家作为社会中极为敏感的个体,生来就有表达当代生态和当代情怀的责任与义务。“与时俱进”绝不只是一句泛泛的口号而已。所谓当代性,我想并不是那种表面上的标榜或无病呻吟,正如当今的某些文革画、现代派,它们不过是某些主流题材和官样文章的另一变体而已,题材的雷同、手法的乏味、眼界的狭窄、哗众取宠、眼前利益至上的鄙俗浅薄,已经完全丧失当代艺术家的独立性与创新意识。

    我正是试图通过极为传统的绘画技法与当代性题材这一对貌似矛盾的共同体来构建个人的绘画世界,用人们早已熟知的这些传承了成百上千年的绘画技法来表现现代题材,会给人们一种不同的视觉感受和观看体验。“越界”是对新事务的体验、对旧事物的锤炼扬弃,而这正是我所要追求的目标之一。在我的作品中不会出现血淋淋的场面和赤裸裸的暴力,我会使人物在画面中保持某种克制与自持。对于政治性或某些敏感话题,我不想直接发表某种个人的看法,而更愿意以旁观者或目击者的身份去纪录下自己的感受。我对世界的关照及对未来的展望并不是悲观消极的,运用各种隐讳的语言和暗示说明自己的观点和理想我个人认为这样比较符合自己的性格。虽然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我并不认为对事物直接发表看法是不妥当的,但我更愿意使用曲折的和隐喻的手段。我希望我的作品不要为观看者一览无余,而是尽力使作品有常看长新之感。另一方面为达到这一目的,就要求在画面内容上有大量细节,从而为欣赏者提供更多的照射目标。

    对于宏大构图、壮丽色彩和繁复细节的嗜好是我一种近乎于偏执般的兴趣,色彩方面我则一贯坚持中国传统用色和搭配手法,在作品中观众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古代中国那盛世流光的时代背影,浓重的色彩、强烈的对比和神追壁画质感的多种因素交织在一起,显得异彩纷呈。古典的建筑和各种华丽的饰物中当代人的往来穿梭又有一种似曾相识又恍如隔世之感,对各种画面内容不遗余力的刻画会增加许多矛盾甚至戏谑意味。而让大量山石出现在我的作品中则一方面是因为儿时开始学习的重彩山水画使我可以相对容易的驾驭它,另一方面是因为山与石作为某种有形的社会结构和无形的社会潜规则的恰当象征物,能更好的表达我要传递给观者的信息。

    我的精神附着于笔墨之中,构建着属于自己的心灵家园,身安乐处自为心安乐处。令我感到欣慰的是,现在我可以自信的向观者展示带有鲜明个性和风格的作品,多年对传统青绿山水画的刻苦钻研加上严格的油画训练,使我得以运用一种超然的视点审视自己的艺术道路。我的作品非常强调整体气势和张力,对于细节的刻画则不遗余力:建筑物上复杂的飞檐斗拱、人物服饰中若隐若现的繁复纹样、天王武士铠甲中细密的甲片这些别人看着都会为其繁杂而皱眉的物事于我而言不啻于充满刺激的征途和冒险。将它们精妙的描绘下来并有机的与整体画面融为一体而又不喧宾夺主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我正是一个愿意不断面对不同挑战的人。“远取其势、近取其质”是我不变的准则。最大限度还原自己创作构思的愿望使身上背负的传统技法非但不是我沉重的包袱,反而成为最可宝贵的生命之花。当我以当代的视点和角度使这些技巧为我所用之时,它们便会勃然生发出崭新的枝桠,焕发无与伦比的生命力。

    然而令我感到焦虑和遗憾的是,这种画法很可能找不到传承的后继之人。由于各种机缘的巧合,使我掌握了这些纷繁复杂的技法,但这只是 我的绘画技巧的第一步,更重要的还在于能耐住寂寞、独守元神,就如修习佛法面壁坐禅一般,使自己的心态极为平和,能够不为眼前利益所动,抱元守一心如止水 ,  将功利繁华视为过眼浮云之后,才能使心神合一。 另外,在严格的传统熏陶背后还要极具当代意识, 把握社会脉搏节奏同时代大潮相应方能变化出只属于自己的并且有深度和广度的作品。此外再加上我的风格本身的技巧、工序比较难以掌握,这些都造成了我很难找到画法的继承者。想到这种风格的作品很可能及我身而止不能再传承下去,真是五味杂陈,不知作何感想…… 我只能在自己目前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奋斗,制作出更好的作品,稍补缺憾之万一。

    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我是置身于时代洪流之中的普通个体,个人命运同社会走向之间微妙的互动和牵一发而动全身般的依存关系是我当前所重点关注的。虽然既不是一个“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的卫道士,也不是一个“明明如月、何时可掇”的悲天悯人者,但我仍是一个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对未来持谨慎乐观态度的人。因此在作品中我不打算向观众传达过多的绝望和沮丧,尽管喜乐情绪不会过多出现在其中,但隐含的希望则是可以感受到的。在作品华丽的色彩表象下,我更多的是试图映照出对人们各种行为与思想的反思。故此,我的坚持传统与当代的矛盾统一并在这种冲突中形成自己的图示语汇的思路并非一时的兴之所致,而是多年绘画实践与比较特殊的艺术经历所自然形成。如果没有大学时代对油画的涉猎,我的作品年恐怕就不会有现在的面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今日方信其所言不虚也!

网址:http://www.geguanzhong.com